<s id="7ryuz"></s>
<rt id="7ryuz"></rt>

    1. <cite id="7ryuz"></cite>
      1. 纪录片《登峰》摄影拍摄手记
        刘世乐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年12月18日 15:43 | 来源:中央新影集团 | 手机看新闻


        王澍和刘士乐在东3交会点

        王澍和刘世乐在东3交会点

        在拍摄纪录片《登峰》期间,从起初挑选抗寒抗磨的装备就知道这次任务不简单,这些装备也是这次80多天拍摄几次救命的装备。临行前,由于疫情影响中央新影集团领导只能通过视频来为我们做动员。说实话集团项目很多,领导为我们特意视频送行,工作群里每阶段都密切关注,真的很感动!

        到达拉萨开始14天的隔离,说真的很乏味。除了整理设备保证休息,就是抵抗轻微高原反应带来的失眠。在第十天解除隔离,赵导为了让我们身体提前适应高海拔带来的不适,组织团队体能训练,去慢跑,然后在旁边操场打球。结果被说成赵导带头不认真工作,私下娱乐,真的很无耐。此事一直很憋屈,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。

        后来到达珠峰海拔5200米营地,还没等大家见面互相拥抱,就被通知登山队要出发训练6500米营地。在我们为从3000多海拔直接到达5200米担心的时候,赵导和武老师直接冲上跟登山队前进到了6500米,这数字的跨越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!登山队训练半年之久,我们团队从北京到拉萨到珠峰大本营只用了20天不到,可想而知有多难!结果第一次团聚第一次拥抱却是为赵导武老师送行,回想当时画面,除了感动在就是担心了。

        过了几日,我跟王澍接到通知要去中绒部冰川,由于带的设备行李过重,不了解地形,以为是大本营一样的石头路,其实是根本没路,只能把脚卡在石头缝隙中行走。上下翻越大小冰川,走两步歇五秒。向导频繁摇头,用着不流利的普通话说,为什么不带背夫,这样走不到的。可回头一望,其实已经是进退两难,途中无数次想放弃,可放弃了也回不去,只能硬着爬。最后耗尽了8个小时到达了中绒布。当时我俩已经体力透支,那一晚,在帐篷里王澍已半昏迷,身体剧烈地发抖。负重太沉了,走得真的太久了。我把所有衣物盖在他身上,可还在发抖,我实在忍不住哭了。这次彻底的害怕,绝望了,可又不敢哭出声音,怕吵醒他。一路我一直藏着内心的恐惧,互相鼓励,故作坚强。第二天醒来头部剧烈疼痛,发现旁边无人,出了帐篷一看,王澍居然生龙活虎端着摄影机在拍摄,而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了,合着是我身体不太灵。事后大家相聚,谈论此事,还都经常提起此事引得大家哈哈大笑,其实大家都明白我们已经是过命的兄弟了。

        再后来就是频繁的感动了。第一阶段拍摄收尾,回到定日县海拔4700米,记得餐馆老板打趣的说,这次你们可千万别等菜还没上齐,又都喝多了,他可能从没见过我们这样一帮人菜没齐人就喝多了,接着就是抱着哭……但是他想象不到我们这些人下一次任务还是跟死神搏斗。从集团领导到整个团队都在提心吊胆。

        赵导和武老师第二次6500啦,无线电联系不上他们;王澍又去东三交会点了,大雪封路了;苏在大本营联系不上我们,背夫嫌钱少不干了;晶晶哥高反又严重了。这些消息不停的传入我们每个人的耳中都无比沉重!记得有一次赵导哭着说,我把你们带出来,你们出点什么问题,我该怎办?!我跟集团领导,你们的家人怎么交代啊?!武老师身为老摄影,每次以身作则,第一个冲,给我们做榜样;王澍为了拍摄,去的交会点最多;制片苏老师,为了给我们补给,协调牦牛、背夫,跑到5800米腰间盘突出,把腿摔伤;摄影冯晶晶严重高反,一直在大本营等着,一有拍摄任务就冲出去。这些事情早在自然资源部、第一大地测量队、商业登山队、新华社等各大媒体传开了,每次看到我们的人都会伸大拇指!中央新影的人好样的!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也是把我们当作自己的兄弟,给我们个人颁发了珠峰测量纪念奖牌。

        集团领导曾说过:你们出去了就是代表中央新影集团!





        中央新影集团
        官方网站

        扫一扫
        立即关注

        关注新媒体

        最新资讯 更多
        分享
        1 1 1
        农村老熟妇乱子伦视频,我想看一级片,freeexpeople性欧美,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 网站地图